鄧卜君(1957-)

TENG Pu-Chun

自創的「搓點皴」成就了現代魔幻水墨語彙。鄧卜君的水墨筆法細膩精緻,純粹中帶有娟秀,但是卻又具有卓然大氣,雖然多以山、水、樹建構渾然天成的古樸景致,在奇幻迷離的視感中更超越眼界所見的意象,以超乎現實之境成為迷幻的當代山水意境。

編碼心景:風景即事件

「風景」,從來不是純粹的自然。作為人對於自然的審美經驗,風景在性質上,總是文化的與人文的。
陳蕉/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山水變相──擬古與供養的祕境繪製

作為一種非西方系統的藝術,水墨的歷史性與當代性如何被討論?
高千惠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班客座教授

鄧卜君的「紊流山水」

回看整個山水傳統,從嚴謹的自然觀察,到文人的胸臆抒發,雖然歷史悠長且歷經演變數回,但坦言之,它們甚少令人困惑。然而鄧卜君的山水,卻經常如此。
陳蕉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造型藝術研究所副教授兼任所長

樸方異境─鄧卜君的水墨藝想

鄧卜君的作品,以素樸、深邃的手法,展現一種天光雲影共徘徊的奇麗境象;又以扭轉變形、無限繁衍的造形元素,讓人聯想起當代科幻電影中不可捉摸的外星世界。但鄧卜君的作品,不在著意創生駭人的虛景,而是在乎內在世界與宇宙洪荒的深沈對話與融和,帶著一份佛理、幾分詩意。
文/蕭瓊瑞 (美術史學家、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名譽教授)

神聖世界裡的俗世經驗─鄧卜君

鄧卜君的作品有著強烈的「後現代情境」(postmodernity);當前論述文化形式的普及比英雄式的論述更為重要。在他的作品裡,從神聖性的形式進入到共同普遍性的內涵,也就是以有節度的準則,體現出藝術家與觀者擁有最大限度的內在自由。
文/ 王焜生 (策展人、藝評家)

藝術家自述

「墨幻搖滾」是此次展名,策展人王焜生在酒酣耳熟之際,說出他對我的畫的感覺,有浪漫搖滾的味道,這是第一次有人如是說,也讓我對自己作品,有新的角度,再檢視的機會。
文/鄧卜君

藝術家自述 2

十二年前闖入現代水墨創作領域,一路走來始終抱持著傳統筆墨技巧結合西方創作觀念,做為自己的創作理念。
文/鄧卜君

外師造化:鄧卜君筆下的傳統與當代

鄧氏作品游走於實景與實景啟發的造景之間。他對山石和瀑布甘泉情有獨鍾,以獨特的風格重新建構其眼中的景緻山水。如果觀賞山水畫目的是要感受大自然的氣息,甚至為了漫遊畫家筆下的山水間,達至卧遊的境界,鄧氏的作品定令觀眾有不一樣的旅程。
文/ 吳秀華(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研究助理教授,獨立策展人)

魔幻視界 – 鄧卜君水墨的空間改寫

超現實的語境呈現了鄧卜君作品的獨特,不論從多方的視角與空間產生了迷幻多重的氣質,他的作品帶有遺世獨立卻又自得其樂的精神,出入於塵世與幻夢之中,文人筆墨美學在他的作品中去除了神聖性,得以在人世有了搖滾精神。
文/王焜生

鄧卜君的變相石山水:幻景的寄寓

卜君對山石的持續變相,從筆法的精細到意境的虛淡,從色彩的超然到絢爛,山石呼吸的節奏與氣韻,以看似嚴謹卻又如夢似幻的氛圍烘染出來,在宇宙記憶與文化記憶之間,重新為我們找回夢幻寄託的靈境。
文/夏可君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