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航向新世界?文/ 王柏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