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CRITICISM

在藝起—凳子的故事文/焦興濤

怎樣的作品才能真正“長”在這樣一個空間中呢?我選擇了最日常的塑膠凳子,鑄銅之後上漆,看起來和普通的塑膠凳沒有兩樣,只有坐上去之後才有可能感受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