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永仁 LIÚ Yung-Jen

2020-09-04T17:10:24+08:00

ART CRITICISM

美感時刻與抽象的位置文/王柏偉

在視覺藝術中的美感時刻,是那種倏忽來去的瞬間,其短暫甚至會讓人覺得根本就不在時間之內;在那當下,觀者和他所觀看之藝術作品融溶為一,或實際上和觀者所見的任何面向相融:形式或色彩。 ― Bernard Berenson, Aesthetics and History

抽象之弧 —— 評劉永仁的抽象藝術創作 文/楊心一

20世紀華人藝術家對抽象藝術的探索,在臺灣較成體系的持續發展。抽象藝術在臺灣自二十世紀六十年代開始發展以來,逐漸形成老中新三代藝術家體系,劉永仁作為臺灣中生代抽象藝術家的出色代表,早在1990年代初留學義大利期間,便開始從具象向抽象的蛻變,迄今已在抽象藝術這一領域探索、研究與積澱達二十餘年,並身兼藝術家、策展人及抽象藝術推廣者多重身份。

符號‧循環‧文化共振 —— 劉永仁當代藝術創作中的現地經驗與自體實踐文/白適銘

後殖民時代的文化微觀─東西文化的矛盾是否仍然存在? 在亞洲近代美術史的發展中,面對西潮東漸所帶來的巨大壓力,如何因應此種壓力並走向現代化的問題,已導致亞洲各民族面對傳統崩解的危機,而逐漸浮上檯面的東西文化衝突,更有如一場早已提前開打的世界大戰。在中國近代美術方面,不論是全盤西化、以西潤中或傳統守舊,尋求民族美術的出路,已非純然的文化改新問題,更是攸關國族存滅的政治大事。

弧之想像 —— 畫界詩哲劉永仁文/ 蕭瓊瑞

劉永仁的抽象繪畫,並不完全抽象,他的抽象繪畫當中,隱藏著對某些物象的深沈眷戀與回憶;劉永仁的幾何抽象,也並不完全幾何,他的幾何抽象當中,也帶著一些色面的豐富層次與筆觸的表現意味。總之,在抽象/物象、幾何/表現的拉扯、收放之間,就像所有生命體的呼/吸一般,雙子星座的他,展現了一種「深度呼吸之複次方」的創作特性;在他的畫面中,有湛藍的星空、有鬱黑的暗夜,卻也有旭陽初升的金黃,他正是以這樣的風格,成為台灣畫壇1990年代之後一個鮮明的存在。

天地初開 生氣盎然— 劉永仁繪畫作品的物質性與精神性文/廖仁義

臺灣的原住民族布農族的見面問候語是「Unina?」,翻譯成漢人的語言是「你還在呼吸嗎?」。也就是說,他們用「你還在呼吸嗎?」來表達「你好嗎?」 這個表達方式,一方面看似原住民的幽默,但另一方面卻也是原住民的生命哲學與自然主義宇宙論。能夠呼吸,就是有生命,有生命就是很好,很好就意味著很多事情都能夠很好。能夠呼吸,就是具有生命,也就是能夠創造。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