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藏 — 徐畢華畫作的「生態詩學與本體詩學」

文/賴賢宗 (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教授)

釆泥藝術公司與畫家徐畢華老師共同企劃,以「無盡藏」為主題的畫展,展場的特色是在現場進行畫作與音樂的對話,音樂團隊為每一幅畫作精心挑選一段音樂樂曲,在聆聽的時候觀畫。畫是無聲詩,詩是有聲畫。音樂存在心靈空間裡,讓畫作的層次與肌理有著最為精細與深厚的呈現。畢華的畫作蘊含豐富的生態詩學之美與本體詩學之真。音樂,是生命本真情意的表現,讓聽者可以當下直接體會到本體,由人籟地籟可以諦聽天籟。藉由音樂與畢華的畫作在藝術現場的共現共振,生態詩學之美與本體詩學之真,乃成為目擊道存的當下實存的氛圍感通。

畢華的畫作,蘊含豐富的生態詩學之美。比如她這次的作品《無盡藏》(音樂: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畫作在大氣流衍之中,精神之眼所直觀的山水境界,是吾心及宇宙的無盡藏。萬事萬物,天地人中的寶藏,只要敞開心,去觀心,身邊的自然事物就都是無盡藏。畢華說:我生屬天性,熱愛大自然,卻更擅於與天對話。鄭石岩教授常常來訪畢華的畫室,他指著老泉里的山景說:畢華妳在此處長期山居與創作,雖然孤獨,但卻很自在,因為在大自然有著最多的朋友。畢華在與草木對話之中,去除掉現代人與大自然的疏離,而領悟到天地人神的本體和諧。又如她這次的一幅作品:《夏泉》(音樂: 李斯特,艾斯特莊園的噴泉),此畫作中,白水在黑暗的七彩之中冲噓而出一片生命本真的純白;當下直觀的是噴泉也是瀑布,醍醐灌顶。是由天而降,也是由地上湧,更像是生命自性的深淵之中本有的一泓,乃是清涼菩提。

近年來,畢華創作中有很多這樣的瀑布、噴泉之作。畫的是自然景物;傳遞的是一份内在的清涼。這個自然之水是天啟,也是地靈;更是行走過生命深淵之情意點化。清泉在黑暗與七彩閃動光中倏然沖虛,晴雪融化;綻放純白,自在燦爛。是所謂的「生態詩學之美」。
畢華畫作,蘊含著豐富的「本體詩學之真」。例如她這次作品《山水冥想》(音樂:莫札特第21號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在此作品中,綿密厚重的色彩肌理,是凝鍊自畢華近年來經歷過生老病死,山嶺下的一泓。空靈,映照生命崇峻的黑山白雪;隱現的是,愛與和平的紫氣銀月。音樂作品是莫札特通透晶瑩的琴音,彷彿在他年少之時,由阿爾卑斯山高山積雪流淌於嬉戲遊玩的月湖之中。姊弟情深,經歷了人生的風雪流離,此心不忒仍然逍遙天地間。

通過這樣的「生態詩學之美」與「本體詩學之真」,畢華領悟的是,生命山林之中的宇宙大愛慈悲的真種。在她的《慈悲的種子》(音樂:巴赫第一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畫中,無量的種子從空中飄落。畢華說:山中很多不同的種子,有一顆顆的、一絲絲的、一束束的,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在風中飄落。形姿不同,隱顯自在,在人生之中或是在畫作之中,飄渺,揚升,用獻身的堅持述說許多生命故事。

在此一畫作中,色彩是秋天的光影,因為種子在秋天成熟了。畫中最大的一顆種子,白色,如鳥之飛羽,又如天際漂舟。畢華經歷五十而知天命,人生患難中的義命對揚,即將到達六十而耳順。畫家的藝術靈種也成熟了其天命,並且由天降於落地,播種於自家林野之中,返影入深林,靈根自植。

最後談的是《憑虛馭風》這件作品(音樂:蕭邦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這是畢華在纽约2015年二月回來台北以後,心有所悟,在存放多年之舊作上,做了一些調整,加上畫面上方之風霜。畫中醒目的哪那張風帆,孤高,飄然。畫家領悟到孤高不是高處不勝寒,而是突破舊我的超越性;而飄然不是瀟灑一番而已;而是在生命苦痛淬鍊之中,能夠真實勇敢開拓,航向未知。

這樣的二重奏都來自近年來之人生體驗與領悟。畫家耳順之年的生命境界,是真正的逍遙自在。在其創作中演出的是:隱顯自在的孤高與飄然雙重意義的二重奏。

飄:飄然自在;
漂:漂泊蕭然。

《憑虛馭風》這件作品是細雪、千羽鶴,是藝術家的神明之性,如千羽鶴翱翔在細雪之中,動靜一色,小大一如,心與境與道合真,如如一體。(寫於2016/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