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泓盛春拍焦興濤雕塑藝術:真實的贗品

2014年05月21日新浪收藏

 

 
焦興濤 真實的贗品 2004-2013 樹脂、漆、銅、鐵板、白色大理石、現成品 尺寸不等

焦興濤 真實的贗品 2004-2013 樹脂、漆、銅、鐵板、白色大理石、現成品 尺寸不等

焦興濤 真實的贗品 2004-2013 樹脂、漆、銅、鐵板、白色大理石、現成品 尺寸不等

 

文/何桂彥

  焦興濤是因其20世紀90年代中期一批解構風格的作品而倍受雕塑界矚目的。在後來的創作中,藝術家在突破傳統雕塑的語彙,拓展新具象雕塑的表現力,消解雕塑與裝置的既有邊界,以及探尋雕塑的觀念化表達等方面,做了積極的探索,而此次展覽也是這種實驗狀態的一次階段性呈現。

“常”在這裡具有雙重的意涵:一個是“日常”,另一個是“異常”。前者強調作品的日常性、生活化、微觀化,其內在的學理追求,在於強化當代雕塑與現實生活的內在聯繫;後者更多地表現為一種視覺呈現,即追求異質與“陌生化”的表達。在這裡,“陌生化”的感染力,來源於藝術家對日常視覺機制與觀看習慣有意識的背離,然後是對作品重新“編碼”,進而在作品的接受過程中讓觀看在視覺上形成反差。

“藏”正是對這種“編碼”的一種反映。不過,在此次展覽中,“藏”既是一種手段,也是一種觀念化的方法。就第一個層面來說,藝術家的“藏”是精心而為的,他將自己所做的“雕塑”與日常的物品與現實的場景融彙在一起,盡可能地使其融入日常的觀看經驗中。之所以具有觀念化的特徵,在於藝術家力圖消解藝術品與“物品”之間的界線。杜尚之後,現成品與藝術品的邊界就日趨模糊,但是,杜尚並沒有將作為藝術品的現成品重新融入日常生活中。這或許正是“藏”背後所潛​​藏的“對什麼是藝術品的本質”的深層次思考。

焦興濤 真實的贗品 2004-2013 樹脂、漆、銅、鐵板、白色大理石、現成品 尺寸不等

  “場”是“藏”的一種延續,而這種延續的體現就是作品最後所展示出來的效果。不過,在這裡“場”具有雙重的維度。一個是“現場”,一個是“劇場化”。 “現場”的意象來源於作品原本就是由一些日常的物品與場景構成的。但是,這個“現場”也是不純粹的,它僅僅只是一種表象,因為有藝術品“藏”於其中。於是,藝術品成為了一種介質,它讓觀眾正常的觀看成為了一種藝術行為。而所謂的“劇場化”,一方面在於形成了一種新的觀看關係;另一方面表現為,觀眾的觀看,與作品、展示作品的環境一道,成為了作品意義的組成部分。

焦興濤 真實的贗品 2004-2013 樹脂、漆、銅、鐵板、白色大理石、現成品 尺寸不等

  對於藝術家來說,“常”·“藏”·“場”是三位一體的,它們既反映了藝術家創作觀念的內在生成邏輯,也體現了藝術家對當代雕塑發展可能性的深層次思考。

2012年5月1日於望京東園

原文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