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十大生活品味家 藝術家 張嘉穎 

2012.01.05 BY  YAYA LIN 

WE PEOPLE

超能力造夢者 Inception World 

在夢境中的空間不受現實的制約,張嘉穎的畫作也是如此。畫面裡繽紛鋪展、精彩交織的異想場景,矛盾、衝突和隱藏在深處的黑暗靈魂,她熱於擁抱生命的一切,好的、壞的,喜的、悲的,暗藏在角落的微小預兆,都是交織成峰迴路轉令人讚嘆的創造力。

純粹藝術血統和出身,張嘉穎的創作有著天真與世故,童話與預言,善與惡,交織矛盾著,建構出一層層如真似幻的場景。她對自我創作和存在狀態的一種詮釋:「生命和時間就像一個沒有開始也沒有盡頭的莫比烏斯環節(Moebius Strip)。」她接著解釋:「是空間中永恆的單一平面,完美的封閉狀態。」也是張嘉穎一系列穿梭於東西的核心創作概念:「我相信想像力是人的超能力!」天生骨子裡都是創作細胞,塑造出迥異於其他藝術家的自我風格與繪畫語言,張嘉穎的創作,都有自身投射的影子,畫中那個瞪大眼睛的事故孩童,仿佛是她的虛擬版本。張嘉穎從國小、國中、高中一路念美術班,大學念的是臺北藝術大學,研究所進了台南藝術大學造型藝術研究,在她的創作自述中提到國中、高中時期每週都上臺北跟李焜培教授學習水彩,她自承對於色彩的運用與敏感度,都是當時李教授訓練出來的, 

任性做自己 

身為年輕成功的藝術家,張嘉穎相較於一般汲汲於畫壇的困苦創作者幸運許多。在一次因緣際會之下,寒舍董事長王定乾看到她的畫作驚為天人決定簽下栽培,對王定乾來說,張嘉穎就像是自己的女兒一般,看著她的成長,有時任性但卻認真。將她3年多的創作,作為寒舍艾美酒店的開幕首檔藝術展覽,也讓7年級生的她在年輕時就獲得矚目與肯定。畫作吸引人之處除了作品充滿想像力、略帶無俚頭的圖像敘述之外,紮實的繪畫功力與嚴謹的古典形式構成其作品最大的特色,由畫中人物位置的經營可以看出文藝復興時期祭壇畫與肖像畫的影響,而刻意無景深的背景、飄浮隱藏的半獸人,觀看張嘉穎的作品,不論自繪畫的圖像、形式、內容與創作技法出發,都會有令人贊嘆的豐富收穫。張嘉穎說:「畫畫,創作,是我這輩子最有耐性也是我最愛做的事。我很幸運能夠靠最愛做的事養活自己,不需要掙扎是要選理想,還是選溫飽。目前經紀的畫廊給我很大的空間,很感恩他們能夠讓我任性的做自己。」 

美學之 

喜愛美學,歷史上偉大的藝術家,她熱愛梵谷(Vincent van Gogh),「我對他的畫超有感覺!」孟克(Edvard Munch)、盧梭(Henri Rousseau)是她的導師,也欣賞Jeff Koons與一代影星Audrey Hepburn。手上戴著黑色Chanel J12的張嘉穎同樣熱愛時尚,「我的生活美學都在日常生活中,Givenchy的印花,讓我驚嘆佩服,是我本季最愛的符碼。」圖騰充滿了黑暗與原始之感,對比強烈的色彩和繁複的印花,看似有些詭異的圖案同時充滿了力量,正是魅力之處。她表示:「品味養成與美學素養不可分離,選擇自己喜愛的東西,自己生活的態度,不管有形的還是無形的,這些東西會成為一個自己外顯於外的特質。」「而魅力是種『氣』,是種吸引人,感動人的力量。」張嘉穎畫作所展現的獨特魅力,非僅僅是青春世代的美麗與哀愁,上演著不相干的故事和情節,這是創作者個人的綺麗空間,引人掉入「艾莉絲」的黑洞中。 

「我喜歡細緻,質感好的東西,一切美的事物,基本上就是順性而為,不隨波逐流,選擇自己喜歡的東西和最舒服的生活方式。」設計,藝術,電影,所有跟美有關的一切。都是她的藝術創作養份,而喜歡奇怪的小東西,如玩具,萬花筒,《妖怪全集》等等都出現在張嘉穎的創作中。「我喜歡甜蜜,甜蜜讓我幸福,可是痛苦讓我成長,事情都不是絕對的。以前會很害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或是失去已經擁有的東西。」這些養份成為她創造的動力,揭示了一趟偉大的旅程,卻靜止在永恆的片段中,它們預示了不可知的神秘寓言。「每個人都會有心魔,面對心魔,不見得要消滅他,但至少要能與他和平共處。接受包容自己的不完美,別人的不完美。」張嘉穎期許自己能夠淡定,希望能夠活的從容,活的優雅,活的坦蕩。「凡事不強求,輕鬆的活,永遠對世界保持好奇心。對自己誠實並保持單純的真心。」

原文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