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意與繪境—李光裕與黃意會的風景共鳴

文/陳貺怡
(巴黎第十大學當代藝術史博士/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系所專任教授/美術學院院長)

1954年李光裕出生在高雄,同一年黃意會出生在新加坡。李光裕從國立藝專(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雕塑科畢業後,遠赴西班牙進入馬德里的聖費南多藝術學院深造,1983年學成歸國任教並創作不輟、展覽無數,成為揚名國際的臺灣重要雕塑家。黃意會畢業於南洋大學生物學系,但兩年後即獻身於全職藝術創作,自學蠟染與紙刻畫,此後更憑著過人的天賦與毅力,繼續鑽研油畫、膠彩、壓克力等媒材,並經常在世界各地展出,成為新加坡極具代表性的畫家。同一年出生卻各自有不同經歷的兩人,首度在臺灣以藝會友、互相交流、彼此對話。而李光裕的雕塑與黃意會的繪畫最能共鳴之處,似乎在於二者皆關乎風景。認識李光裕的人皆知他作為雕塑家之餘,花了二十年的時間像莫內一樣精心打造自己的雕塑花園,在觸目可及的天光山色中幾乎足不出戶的潛心創作。而黃意會則是曾經從事與園藝造景相關的工作,山水草木一直伴隨著他的生活,觸動著他的情感,進而成為他創作的主要內容,而遊山玩水也成了他尋找創作靈感的主要活動。二位藝術家共通之處更在於都致力將東方的情懷融入西方媒材之中,以尋找一種普世通用的人文語彙。

李光裕在進入藝專雕塑科之前,曾經鑽研水墨和書法,書法的線條與水墨的造形始終銘刻在他日後的創作中。而他留學西班牙時,拜在知名雕塑家托雷多(Francisco Toledo)的門下,目睹後者將完成的作品破壞拆解重構,深受此大膽作法的啟發。西方現代雕塑的發展,自1927年畢卡索被定義為「以空無來塑造的雕像」的〈阿波里奈爾紀念碑〉以來,「正空間」(造形)不斷被縮減,而「負空間」(背景)則不斷被擴張,雕塑從量、塊、體、面,直滑向在空間中恣意描繪和書寫的線條。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雕塑家們更大量運用「孔洞」(le trou)與「碎片」(le fragment)來擺脫幻象主義與量體的限制,進而強調結構/空間,以及相隨之時間/運動等,分屬繪畫與音樂之特質。這一切發展都被李光裕巧妙吸收並摻合進東方書畫藝術的精神境界,造就了極具個人特色且不斷發展的創作風格。我認為李光裕近年來最巧妙的發展莫過於在精心打造花園之後,由於必須思考如何使雕塑作品與花園景致融合為一,他開始發展雕塑史上前所未有的「風景雕塑」,雖然仍少不了以人物為隱喻。〈春山〉、〈斜陽〉中斜倚人物的細膩與暗示風景的塑材之原始形成強烈對比,卻能巧妙地帶來某種風景的意識與想像。而〈閱讀大地〉、〈雲山行旅〉、〈半山〉等作品則大量利用上述技巧「造景」,人物身體被剪開、組構、挖空或碎片化,風景則滲透、巡梭、穿越並悠遊其中,而人體小宇宙與天體大宇宙之相應相生、互為隱喻,乃是西方上古哲學與東方道家思想所共通,也是古今中外文藝創作的重要內涵與主題之一。

黃意會的繪畫作品則有著磅薄的氣勢與斑斕的色彩,但卻完全不假外求的來自於他的生活經驗。其實多才多藝的黃意會左手畫畫,右手寫作,經常透過畫筆與文筆來記錄美麗的世界與生命的體悟。他的作品可能來自於旅行的真實經驗,因此也不乏〈蘭嶼〉這樣的命題,然而我們卻無法辨認出他所描繪的確切地點,只見畫作中色彩與調子的濃淡聚散變化、筆觸與顏料的飛舞流動堆疊,傳達出來的與其說是風景,不如說是風景帶來的感受與被其觸動所產生的心境,正如其他畫作的命題〈尋隱〉、〈山動〉、〈初冬〉、〈綠水〉、〈夢土〉、〈山河歲月〉等,也正如他所宣稱:「每一片風景的深處,必定有一張你熟悉的面孔,在山中,在水面,在草木沙石間」,只是這一張熟悉的面孔也並非具象。由於作畫時並不預先打稿,只讓筆隨意走,他的作品比較接近所謂的不定形繪畫(art informel),即以「非形」(informel) 而非以「形」為基礎而作畫,並且通常強調筆勢(gesture)。而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則將這一類的作品稱為「開放的藝術作品」(l’oeuvre ouverte),因為藝術家總是借用「非形」、失序、偶然,以及不確定性(indétermination)試圖展開一場「成形」與「開放」之間的辯證。因此我們總會看到黃意會畫中的山水即將形成之際,卻被情感澎湃的強烈色彩或滴流而下的顏料解開了,特別近年來他喜歡使用壓克力顏料以達到更輕盈與流動的效果。而正是透過這種開放性,畫家試圖描述自己的體會,並引發觀者記憶中的風景經驗。

其實風景遠非人們刻板印象中忠實描繪自然的圖象,它通常並不只描繪藝術家眼所見的或所置身的大自然。人類自古以來一直被自然環境圍繞著,包括樹木、花草、流水、山石、雲霧以及動物,我們也以感官知覺來感受,用心靈來理解與探索。根據藝術史學家肯尼斯.克拉克(Kenneth Clark, 1903-1983)的看法,風景的乃源於環境激發了人類的好奇心與敬畏感,「我們在想像裡創造了它們,以反映我們的心情」[1]。李光裕與黃意會不約而同的透過風景,表達自然環境在人們心中激起的情感與哲思。而讓他們二人得以對話的除了風景之外,也是他們各自在媒材上的探索:李光裕雕塑中的畫意與黃意會繪畫中的開放性,使兩位具國際知名度的藝術家曉得以當代世界的共通語彙,表達東方文化中那能感受領悟、意味無窮卻又難以言喻的意蘊與境界,而表達在藝術上的就是形神情理兼具、虛實有無並存、既生於意外,又蘊於象內的《塑意與繪境》。

[1] Kenneth Clark, Landscape into Art, New York, Icon Edition, 1979, p. 1.